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6

《如何阅读一本书》读书笔记

这篇文章写的

2015.11.30
偶然了解到这本书是在某篇介绍自己在每天六点起床后对时间的规划和效率的提升的文章中,其中提到了这本《如何阅读一本书》。
由于种种借口,我一直保持着“半阅读”的状态,即是从长远时间线来看,我年复一年都会进行一些阅读,但这些阅读在每周,甚至是每月来看,都是不连续的。我羞于向他人揭露此事,又无奈于自己在读书方法上一直无法得道。
看过这本书的简介后,我深信我能从本书中获得一些启发。

“只有一种方式是真正地阅读。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你就是要读这本书。你什么都没有,只凭着内心的力量,玩味着眼前的语句,慢慢地提升自己,从只有模糊的概念到更清晰地理解为止,这样的一种提升,是在阅读时的一种脑力活动,也是更高的阅读技巧。这种阅读就是让一本书向你即有的理解力做挑战。”

“指导型的学习方式就是阅读和倾听。他依照教导行事,无论是书写或口头的教导。然而,当学习者在没有任何老师指导帮助下开始学习时,学习者则是立足于自然或世界,而不是教导来行动。”

了解到“指导型的学习”和“自我发现型的学习”之间的区别后,我发现一个人不可能绝对地属于“指导型的学习”或者是“自我发现型的学习”。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聪慧地“自我发现型”学习者,却才意识到自己只是刚好踏入了这座教堂的大门,我仅仅只是一个初学者。


阅读的四个层次:

  • 基础阅读
    • 掌握基本的词法、句法、文法,获得阅读句子和段落的能力。
  • 检视阅读
    • 有系统的略读或粗读

    • 粗浅的阅读
      • 头一次面对一本难读的书的时候,从头到尾读完一遍,碰到不懂的地方不要停下来查询或思索。
  • 分析阅读
    • 你一定要知道自己在读的是哪一类书,而且要越早知道越好。最好早在你开始阅读之前就先知道。
    • 使用一个单一的句子,或最多几句话(一小段文字)来叙述整本书的内容。
    • 将书中重要篇章列举出来,说明它们如何按照顺序组成一个整体的架构。
    • 找出作者要问的问题。
    • 找出重要单字,透过它们与作者达成共识。
    • 将一本书中最重要的句子圈出来,找出其中的主旨。
    • 从相关文句的关联中,设法架构出一本书的基本论述。
    • 找出作者的解答。
    • 在你说出“我同意”,“我不同意”,或“我暂缓评论”之前,你一定要能肯定地说:“我了解了”。
    • 当你不同意作者的观点时,要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不要无理地辩驳或争论。
  • 主题阅读
    • 找到相关的章节。
    • 带引作者与你达到共识。
    • 厘清问题。
    • 界定议题。
    • 分析讨论。

阅读的不同层次中,更高层次的阅读能力必然包含着更低层次所要求的技能。

说到“检视阅读”,我想到了我的阅读习惯。通常某篇文章或某本书中引用到某本书中的有趣观点,我便会在网上书店中寻找,并浏览下目录,决定这本书是否适合我(是否对该书有兴趣)。这听起来很合理,符合“检视阅读”的基本要求。然而受限于网上书店的书目预览功能,我常常在拿到一本书后发现只有序言或者是前几篇章读起来有意思。比如《战争论》首章高度抽象地介绍作者对战争的起源目的和通用战略,这很有趣,但随后几十章(总共三本)都是索然无味的具体战争策略。导致它目前依旧堆在我的书架上的某个角落。

“检视阅读”是一种系统性地、粗浅地阅读。在“检视阅读”的过程中,我们只需快速地根据几个点(序言、目录、索引、摘要和任选几个章节)来判断这本书的价值是否符合它的宣称,以及该价值的对自己的价值(兴趣、知识面、知识难题的解决)是否足够大,来决定是否完整阅读这本书。一本书可能简单明了,或是晦涩难懂,在“粗读”的过程中都不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掌握我们能掌握的一些观点,了解整本书的架构,有助于我们在再次阅读时帮助理解。

“关于一本书的四个主要问题:

  • 整体来说,这本书到底在谈着什么?
  • 作者细说了什么,怎么说的?
  • 这本书说得有道理吗?是全部有道理,还是部分有道理?
  • 这本书跟你有什么关系?”

“人们在读一本好书的时候会打瞌睡,并不是他们不想努力,而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如何努力。”

“换句话说,你一定要学会忘掉那些分开的步骤,才能表现出整体的动作,而每一个单一的步骤都还要确实表现得很好。但是,为了要忘掉这些单一的动作,一开始你必须先学会每一个单一的动作。”

作者介绍的关于“如何阅读一本书”的方法,我们在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就应该偶有听闻,可能是从老师的口中,或是其它文章。粗读、精读、辩证读,带着问题读,要记笔记等等。
严格来说,阅读这本《如何阅读一本书》,并不是全面地新思想,而是让我对这些方法有系统性地了解并掌握具体的技巧。有点“温故”的意思。
这也让我意识到我对于所知道的技能还远未达到“精通”,我困惑于不知道如何阅读,却发现我已然被授予这些技巧。

分析阅读的原则一:“你一定要知道自己在读的是哪一类书,而且要越早知道越好。最好早在你开始阅读之前就先知道。”这有很多种方法,几乎就是“检视阅读”的基本方法,标题、目录、简介甚至是书衣等。有些书能很快地区分出来,有些书却要求经过思考地检视阅读才能得出判断。越具体的分类要求读者现有知识储备越大。

“如果一本理论的书所强调的内容,超乎你日常、例行、正常生活的经验,那就是科学的书,否则就是一本哲学的书。”
“科学家会从他特殊经验的结果做举证,哲学家却会以人类的共通性作例证。”
“因为课程与教法的不同,哲学老师会觉得以前没有被其他哲学老师教过的学生好教,而科学老师却会希望学生已经被其他科学老师有所训练过。”(这点其实不认同,对于“高阶”学生而言,老师会要求他掌握多个流派或多种分析方法;而“初阶”学生的教学通常会通过某一特定流派或分析方法来入门。任何学科都有比共通性。)

分析阅读的规则二:“使用一个单一的句子,或最多几句话(一小段文字)来叙述整本书的内容。”

如果一个阅读者说:“我知道这本书在谈什么,但是我说不出来。”应该是连自己也骗不过的。

用简短语句概括一本书的架构,这很重要。但往往你会发现这些架构很通俗、很平淡、很普遍。别怀疑,这是正常的。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读者对于一本书的摘要也不尽相同。但“虽然读者不同,书的本身还是一样的,不过是谁作摘要,还是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来检验其正确与真实性。”

分析阅读的规则三:“将书中重要篇章列举出来,说明它们如何按照顺序组成一个整体的架构。”

“不仅大多数人都不会读纲要,而且对一位自我要求较高读者来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书,他会认为他可以做自己分内的事,而作者也该做他们自己分内的事。还有更多原因。对一本书来说,血肉跟骨架是一样重要的。书,真的就跟人或动物是一模一样的。——血肉,就是为纲要所做的进一步详细解释,或是我们有时候所说的‘解读’。

分析阅读的规则四:“找出作者要问的问题。”

分析阅读的规则五:“找出重要单字,透过它们与作者达成共识。”

这些关键字其实就是作者对书中所讨论的领域内的特定术语。而意义就在于,我们能够确认我们对于某个片段或全篇的理解正是作者想表达的含义。

“你一定要利用上下文自己已经了解的所有字句,来推敲出你所不了解的那个字的意义。”

读一本书就是全盘接收作者在书中表达的所有观点和意见吗?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会回答“否”。阅读一本书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能够在书中和作者就各种观点谈笑风生,或辩驳,或赞同。
人们能意识到这种想法很可笑。但如果不是为了接受作者的观点,《如何阅读一本书》到底是在说什么?书中提到阅读的第三个层次,“分析阅读”,截至目前为止仍旧在教一个读者如何读懂作者想表达的观点。

“语言并不是诠释思想最完美的媒介”,正是因为如此,阅读才变得更难,却也会更加有趣。

“主旨所声明的是知识或观点。”

分析阅读的规则六:“将一本书中最重要的句子圈出来,找出其中的主旨。”

分析阅读的规则七:“从相关文句的关联中,设法架构出一本书的基本论述。”

“阅读的一部分本质就是被困惑,而且知道自己被困惑。怀疑是智慧的开始,从书本上学习跟从大自然学习是一样的。如果你对一篇文章连一个问题也提不出来,那么你就不可能期望一本书能给你一些你原本就没有的视野。”

“‘用你自己的话说’,是测验你懂不懂一个句子的主旨的最佳方式。如果要求你针对作者所写的某个句子作解释,而你只会重复他的话,或在前后顺序上作一些小小的改变,你最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了这句话。”

在试图理解作者主旨的时候,尝试着用自己的话将主旨描述出来。然而,我如何能进行这种练习?

“既然没有人能翻译出来,我们只好要他们举出一个主旨的例证。”

“现在教育家所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违反了教育的艺术,他们只想要背诵文字,最后却适得其反。没有受过文法和逻辑艺术训练的人,他们在阅读上的失败——随处可见的‘口语主义’——可以证明如果缺乏这种训练,会如何成为文字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分析阅读的规则八:找出作者的解答。

“主动的阅读不会为了已经了解一本书在说些什么而停顿下来,必须能评论,提出批评了才算真正完成了这件事。没有自我期许的读者没法达到这个要求,也不可能作到分析或诠释一本书。”

规则九:在你说出“我同意”,“我不同意”,或“我暂缓评论”之前,你一定要能肯定地说:“我了解了”。

对于“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想你错。”的批评,根本无从答起。“你唯一能做的是有礼貌地请他们重述你的论点,再说明他们对你的非难之处。”“只有当你发现某个人像你自己一般真的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时候,你才需要为他的同意而欢喜,或者为他的反对而苦恼。”

分析阅读的规则十:当你不同意作者的观点时,要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不要无理地辩驳或争论。

“其实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为了追求真理,要毁掉一些我们内心最亲近的事物,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哲学家或热爱智慧的人更是如此。因为,纵使双方是挚友,我们对真诚的虔诚却是超越友谊的。”

“大多数人会以赢得辩论为目标,却没想到要学习的是真理。”

“但他如果了解到,在与作者——活着或死了的老师——的对话中,真正的好处是他能从中学到什么;如果他知道所谓的赢只在于增进知识,而不是将对方打败,他就会明白争强好胜是毫无益处的。”

“在讨论某个特定的主题时,牵涉到的往往不只是一本书,我们也一再非正式地提醒过,甚至其他领域中相关的作者与书籍,都与这个特定的主题有关。在作主题阅读时,第一个要求就是知道:对一个特定的问题来说,所牵涉的绝对不是一本书而已。第二个要求则是:要知道就总的来说,应该读的是哪些书?第二个要求比第一个要求还难做到。”

主题阅读的技巧,大多数成年或非成年的读者都具备基本能力。即便是为了解决某一个技术难点,我们也会频繁地使用主题阅读的技巧,搜寻到一些跟该技术难点相关的书籍文章等,针对性地阅读某一部分。

主题阅读步骤一:找到相关的章节。

“你不该忘了,你的阅读是别有用心的——也就是说,你是为了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才阅读——而不是为了这本书本身的目的而阅读。”

主题阅读步骤二:带引作者与你达到共识。

“真正的困难在于要强迫作者使用你的语言,而不是使用他的语言。”

主题阅读步骤三:厘清问题。

“我们也得建立起一组不偏不倚的主题。最好的方法是先列出一些可以把我们的问题说得比较明白的问题,然后让那些作者来回答这些问题。”

主题阅读步骤四:界定议题。

主题阅读步骤五:分析讨论。

总结:《如何阅读一本书》是一本技巧性的书籍,其先介绍了学习的两种形态:“指导型学习”和“自我发现型学习”,两种形态并不是绝对的,大部分人在针对某一方面的专业或知识等时,都能显现出其具备两种不同形态的学习。阅读有四个层次,用我们更熟悉的词语来概括,则是:“基本的阅读能力”、“粗读”、“精读”和“比较阅读”。谈到这些词时,我们脑海中会有个想当然的声音“这个我懂,小学的时候我们就被教导过”,然而许多成年人却依旧在阅读时碰到障碍,比如说我。这本书则再次给我们提升阅读能力的一次机会。

Iconic One Them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