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ひがしのけいご

By | 09/30/2016
这篇文章写的

《信》ひがしのけいこ

image

故事发生的背景,甚至在现代社会中,也是很常见的。

哥哥武岛志刚因为早年丧失双亲,过早的出来打工,供弟弟武岛直贵上学和生活。无奈承受不了重体力活,身体毁伤,无力继续养家糊口,供弟弟上大学,而一念偏差,错手放下抢劫杀人罪行。不料弟弟反倒因为背负着杀人犯的弟弟的沉重包袱,无法在社会立足。失去了自己仅有的音乐梦想,无法与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甚至于因为此事而被调动职位,原因仅是因为人们无法把握与杀人犯弟弟的安全距离。 这一切像沉重的石头,压在了尚未成年的直贵身上。

志刚几年来坚持不断地给弟弟和受害者家属写信,与其说是为了鼓励弟弟,给受害者家属带去慰藉,倒不如说是为了自我满足。自我满足通常发生在自己内心极度愧疚久久不能释怀而又无所寄托时。

不知是否是刻意,但志刚的来信中并未透露出沉重的口吻,给弟弟的信中总是轻描淡写地记录着监狱生活,慰问弟弟在外的生活状况。像是哥哥通过这与外界的信,将自己内心的愧疚与忏悔全都转嫁到了弟弟和受害者家属身上。弟弟和受害者家属无力也不该持续承受着早该结束的悲剧,却因为这些信,不断提醒着他们,事情还未过去。这股压力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让人无法继续向前走下去。

社长对直贵说的两番话颇有见地,即便是局外人也未必能洞察地如此透彻。

第一次谈话,社长告诉直贵,人们并不是因为歧视而疏远施害者家属,而是因为人们往往没有足够的经验来处理此种情形,因为不知所以导致保持距离;而对于加害者家属而已,这是在为加害者背负犯罪带来的惩罚,无可厚非

第二次谈话,社长并未给出具体的答案。直贵还是无法明白为何自己坦坦荡荡踏踏实实地生活,依旧会让自己的女儿被他人孤立。社长说,这是因为你选择的是一条最简单最容易的道路。你扒开了自己的伤口,让人们决定是否接纳你。既然如此,理所当然会有人有意无意地伤害到你和你的家人。如果想要保护好家人,必须得走一条更难走的路。

所以直贵最终决定断绝与哥哥的关系。这不是一条简单的路。当总有一天,千方百计隐藏的秘密被发现时,直贵又该如何承受这些?更甚者,一个人如何能够抛弃一个当年为了自己而犯下发错的亲人?当哥哥出狱后,最需要得到的是世上唯一的亲人的鼓励和支持时,直贵又在哪里?这些问题随着这条选择的路走下去,总有一天需要面对。

然而,为了保护家人,直贵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个人观点

《虚无的十字架》描绘犯罪者的自我救赎心理,《信》描绘的是犯罪者家属的心路历程。书中提出的问题值得人们深思,“如果碰到类似问题,我会如何处理”。犯罪者通常一步一步走错,可控因素太多,可以尽量避免。然而对于犯罪者家属而言,有色眼镜却无法避免。相信犯罪者出狱后也会同样面临这些问题。即便不是杀人放火,而是小偷小摸的犯罪,或者是经济犯罪,出狱后再想得到之前的尊重都很难了,几近不可能。但这对于家属而言未免太不公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