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Aldous Huxley

By | 10/30/2016
这篇文章写的

《美丽新世界》Aldous Huxley

image

孵育中心主任头头是道略带骄傲的介绍着他们是如何经由波式程序来控制着世界人口的数量,并经过一道道复杂的生产线工序,来控制着新生儿的阶层和社会责任。这些工序像极了斯金纳在20世纪的著名心理学实验“斯金纳箱”,这是比巴布洛夫实验更为细致的实验,证明人类(动物)在不断强化下,有可能做出超出意志的行为。在《美丽新世界》中,孵育中心在胚胎期间即有各种强化反应,如通过高温和强 X 光,让这群新生人类对寒冷畏惧厌恶,他们必定会被移送到热带去从事矿工、钢铁工人等工作。 他们扮演着上帝的角色。

“一切制约之目的皆在于:使得人们喜欢他们无可逃避的社会命运。”

“切勿把今日之乐留待明日享受” “进步就是美好” “过去和未来都令我难耐,我吃下一克(索麻)就只有现在”

索麻,猜测具备类似镇定剂的功效,让人心情平稳,感觉麻痹。轻微的毒品药效。使人更容易感到快乐。

“在工作和认知的时候是个成人,涉及感觉欲望时则是个婴孩。” 作者在这里用成人和婴儿做比较,主人公柏纳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在正视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方面,大部分孵育人并不够成熟,对感觉欲望的认识极为浅薄,像个婴儿一样。而柏纳开始意识到这点,并尝试去正视感觉欲望。

“这是一种容易使高阶层中较不稳定的心灵消除制约的观念——会使他们失去自己把快乐当做‘至善’的信心,转而相信最终目标是在超越其外的什么地方,在现今人类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相信生命的目的不是在于幸福的保持,而是在于一些意识的增强和锻炼,一些知识的扩大。”

“没有钢铁你就造不出汽车——同理,没有不安定的社会你就造不出悲剧。今天的世界是安定的。人们很快乐,他们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而他们永远不会要他们得不到的。他们富有,他们安全,他们永不生病。 他们不惧怕死亡,他们幸运地对激情和老迈一无所知,他们没有父亲或母亲带来麻烦,他们没有妻子、孩子或者情人来给自己强烈的感觉,他们受的制约使他们身不由己地实实在在行其所当行。假使有什么事不对劲了,还有索麻。”

在美丽新世界中,人类社会依托于科技的极大进步,已实现体格、性格甚至是人格方面的人工塑造。一个人在诞生之初,就被教育着。阶级显而易见的存在,并且每个阶层的人们都被洗脑,接受自己才是这个社会最优越的贵族,自己生而做着自己擅长的事情,且以此为乐。人人都追求着快乐,并且快乐很容易获取,只要服用适量的索麻。新世界主张人人平等,没有独立的个体,“我属于所有人,所有人也属于我”,强调着大众,并以孤独为耻。所有人类都是无性繁殖,性行为如牵手一般正常,一夫一妻制已被唾弃,胎生也是可耻的。

而柏纳和约翰则是这个社会下两个格格不入的人物。

重新装瓶实验是个有趣的实验。将两万两千名正阿尔法放到一个岛上,放任其自知。结果很糟糕,尽管是轮班,从事低级工作的人们总是密谋夺取政权。一帮聪明人在一起,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这或许可以给我们的组织管理一个启发,召集一帮精英完成某个任务,必定需要一个更高级的将领来制约,同样需要一帮不这么精英的人群完成一些不那么高端的任务。

坊间传闻,柏纳在试管中时,被误注射了酒精,导致其正阿尔法的身份,却只有负甘玛的身躯,在这个以身高来辨识阶层的社会,柏纳受尽了背后的屈辱与非议。 约翰是其母亲琳达在意料之外的出生儿,正因为如此,琳达无法在“新世界”里继续生活,而被迫跑到保留区。约翰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一方面保留区的长者传授给他的是古老的文明,接触的也是古老的文明书籍,描绘着当面人们的自由、激情、悲伤与痛楚;一方面是其母亲从新世界到保留区的落差生活,不断对约翰描绘着新世界的“美好”。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冲突在约翰误入新世界后井喷而出。一群群孪生儿像参观动物园一样的来参观这位“野人先生”,他在新世界里应有尽有,唯独缺乏那份孤独和不快乐的感觉。 元首穆斯塔法·蒙德看似高高在上,却无疑只是这个新世界规则的执行者。他贯彻那些规则,让人们永远不会想得到他们得不到的东西,在各种制约和索麻的作用下,可以永远保持快乐,没有任何羁绊。这样的人群才是安定社会的基石。

个人观点

很多人将《美丽新世界》与《一九八四》对比。

著名的评论来自《娱乐至死》里的书评:“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预言人类将会遭受外来压迫,失去自由;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不再思考。

某种程度上,我并不赞同这段话。

“美丽新世界”中元首穆斯塔法·蒙德最后与野人约翰的对话道出了真相。美丽新世界里看似享受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然而这个世界已没有太多能够称之为“人类”的个体了。除了少量的正阿尔法外,其他“人”称之为机器人也不为过。这些行走的肉体不过是工业技术带来的新的维系社会运转的躯体。他们没有过多的思想,没有自我,没有自由,没有苦难,没有欲望和激情。整个美丽新世界已沦落为少数人的世界。

但即便是对于穆斯塔法·蒙德——这个世界的元首而言,他也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棋子。他们遵从于看不见的双手制定的规则。任何想要启发人们并给予自由的人物,都会被遣送到所谓的“自由岛”上。元首年轻时做了抉择,留在了这个美丽新世界。从这个角度上看,正阿尔法乃至最高领袖,不过也是这个社会下被制约的人吗?

这个极权社会!这跟《一九八四》又有何区别?

“但现在这个游戏已经进行了很久,如果还不能意识到游戏的结果,就不可原谅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你还不能意识到技术必然会带来社会变迁,还在坚持技术是中性的,仍然认为始终是文化的朋友,那么你实在是太愚蠢了。”

《娱乐至死》

2 thoughts on “《美丽新世界》Aldous Huxle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