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星期三 代码工作者

By | 11/14/2019
这篇文章写的

2019.11.13 星期三 代码工作者

虽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IT行业,方向从未转变过,甚至专业也一样,一直是一名程序员,但我仍旧认为,
在我刚毕业入行之际,那时的我还远称不上是一名程序员。

我们不能轻易地称一位有写作习惯的人为作家,就像我习惯每天都用文字记录些什么,但你还是不能称我为
作家。因为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写的文字值几斤几两,确切地说,是不值几斤几两。对于一位有写作
习惯的人,我们也不能贸然称他为作家。众所周知,一个人即便对于写作有着异于常人的兴趣,以及决心,除非
他写出了一些足够好的文章或书籍,我们才会称之为作家。文章或书籍的数量要求不一,对于天赋异禀之人,
如玛格丽特·米切尔,只一本《乱世佳人》就无人能撼动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而对如今充斥网络的网文作家,
确切地说,我们应该称他们为,网文文字工作者。工作者听起来没有作家段位高,这是必然的,因为文字工作者
卖文章收稿费,是按文章字数来定价的,比如千字一百。这些文章不论内容如何精彩纷呈、立意如何深刻、辞藻
如何华丽,一律按文章总字数来收费。还有类似行业的是翻译。对于一位初级翻译而言,他的稿费同样也是按字数收费的。
只有当这些工作者的努力积攒到由量变产生了质变,成名之后,不再按照字数来收费了,我们才称之为作家或者翻译家。

评估一位程序员的工作是很难量化的,
虽然你可能花了更少时间写代码,甚至花了大量时间重构代码,把以前一千行的文件,优化成了五百行,但除非对
这部分代码有如作者般的了解程度的人,其它人未必能发现这些工作的价值。于是乎,在早期的软件工程领域,
程序员的工作是通过代码行数来量化的。你提交的commit的代码行数越多,那么就认为你的工作输出越大,
绩效考核就越高。这听起来是个笑话,但这个行业可能也就时至目前,才逐渐摒弃了这种评估方法。

大概是2011年底,我已经坚定了自己成为一名程序员的决心。
但我刚入行时就碰到了这些让人“愤愤不平”的绩效考核问题。
当时我也很纳闷,“凭什么要用代码行数这个明显不合理的指标来评估程序员的工作呢?”
直到推人及己时,我才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我称我刚入行时为“代码工作者”,因为我写的代码并未产生出显著的效应。
这时的工作成绩,就像是文字工作者在成长为“作家”前所做的量的积累。
这个时候的代码,更多的是为了锻炼自己的编码技巧,就像钢琴家在成为钢琴家之前所做的数万小时的对琴键的敲击。

而今我早已过了这个“愤愤不平”的问题,不再纠结于程序员的工作量考核是否取决于代码量。
就像任何一个行业的入门新手到顶级专家,都必须经过一定的修炼,经过量变产生质变。
抛弃花里胡哨的技巧,而专注于完成一件“事”,才是一个从业人员职业上的升华。

完成一件“事”,要求有多方面的能力。
以我的工作为例,需要完成方案调研、项目规划、产品形态设计、问题跟踪、人员调配等等。
最后才是编码工作。
所以我不再固执地称自己为一名“程序员”,因为我需要做的远远比一名程序员要做的编码工作要更多。

“Get things done” 才是一项职业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